<code id='mctji'><strong id='mctj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dl id='mctji'></dl>
      <fieldset id='mctji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mctji'><div id='mctji'><ins id='mctj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acronym id='mctji'><em id='mctji'></em><td id='mctji'><div id='mctj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ctji'><big id='mctji'><big id='mctji'></big><legend id='mctj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tr id='mctji'><strong id='mctji'></strong><small id='mctji'></small><button id='mctji'></button><li id='mctji'><noscript id='mctji'><big id='mctji'></big><dt id='mctj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ctji'><table id='mctji'><blockquote id='mctji'><tbody id='mctj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ctji'></u><kbd id='mctji'><kbd id='mctji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ins id='mctji'></ins><span id='mctji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mctji'></i>

            驚悚故事之詭屍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波多野结衣加嘞比在线_波多野结衣侵犯人妻在线播放_波多野结衣视频

            01—大火
                從學校退學之後,我絲毫沒對自己做出如此決定感到可恥,反而擁有瞭強大的優越感。這種感覺猶如醉酒之後猛烈的勁頭使人勇往直前,我去瞭幾個城市,最後又回到瞭N城。剛落腳那天,編輯便催稿過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周渺然,這個月稿子該給我瞭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這個我叫她姐姐的編輯是我讀高中時候認識的,那時候我年輕,人還比較厚道,對她頗有幾分敬畏,全是因其催稿功夫世界一流凡世人所不能及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不是還有兩天嘛。”我在QQ上回復她,“我剛回來,你先饒我兩天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又跑到哪兒去瞭?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國傢機密,哪能隨便告訴你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放心,你的八卦沒人稀罕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寫手就不能傳緋聞瞭?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好瞭,好瞭,不跟你胡扯瞭,趕快把稿子交過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行,三天後給你,沒有就拿喜兒抵債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我一排字剛打完,她就切換到瞭忙碌狀態。
                洗完澡後,我把包裡大大小小的東西拿出來收拾瞭一番,然後出門到樓下的超市買瞭幾包方便面。雜七雜八的事情處理完後,自己就睡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接下來好幾天全耗在稿子上瞭,隔壁幾個男女邀我去茶館搓麻將都被我一一謝絕。
                交瞭稿之後,我原以為沒什麼事情瞭,但後來卻出瞭大事。
                那天,我代朋友到一傢旅行社去取他訂好的機票。當時酷熱難當,我換乘瞭三趟公交車,到達那條陌生街道時已經暈頭轉向。
                當天便發生瞭那場驚動全市的大火事件。
                就在我回傢的時候,N城步行街北面一傢商場起瞭火,消防人員趕到時煙霧正如原子彈爆炸時的蘑菇雲一樣往外冒,街道上擁滿瞭搶天呼地的人,不少都是因為親人被困而匆忙趕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 巨大的水柱兇猛地朝樓身撲去,火光呼呼啦啦地圍成一團又倏而展開,樓身上方的滾滾煙霧已經遮蔽住瞭天空,黑雲壓城般四下湧動。警車聲在街道上來回鳴響,停駐的人群被警察疏散,紛亂的身影從商場裡逃瞭出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 這麼大的火,我想都沒想過。
                雲梯升上去後,更大更猛的水柱四下噴射。我看到火苗如蛇信一樣從商場窗口吐瞭出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 大火用瞭大概六個小時才滅掉,它並沒有人們想象的那麼簡單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三天後,我已經把大火的事情忘得一幹二凈,每天流連忘返於電影遊戲之間。就在這時,黃文斌給我打瞭一個電話,說要請我吃飯。我心想,這小子很久沒跟我聯系瞭,請我吃飯是安的哪門子心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怎麼這麼有閑心啊。”我們約到館子裡,我問他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不是有閑心,是這幾天壓力大,想找個人透透氣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壓力大?”我問:“你醫死人瞭?”
                黃文斌是個醫生,而且是個一流醫生,我對他工作的瞭解僅限於他有事沒事就在別人肚子上劃幾刀,通常都是看哪個器官不順眼就給人傢切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不跟你開玩笑瞭,真的很煩,遇上瞭一樁怪事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什麼怪事?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三天前那場大火你知道吧?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知道,我正好看到瞭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當時死瞭三個人,面容已經不好辨認瞭,屍體很久沒有人來認領,估計這三個人就是一傢子,因為某些原因,這三具屍體要進行解剖。”黃文斌看著我說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某些原因?”我問,“什麼叫某些原因?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這三具屍體是消防隊在樓層廢墟裡找到的,用生命探測儀探測到的時候,探測儀發出瞭信號,挖出來的卻是三具死屍,我們檢查瞭屍體,確定死亡,可是生命探測儀仍舊表明死者活著,一開始以為是儀器出瞭問題,可是經過專業檢測,死者身上確實有生命跡象。”黃文斌死盯著我說,我忽然覺得有些不寒而栗,他強調著,“你想想,人死瞭,檢測結果卻有生命性,這代表什麼?”
                我一懵,反問,“是啊,這代表什麼?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屍體有問題嘛,最後幾個醫生用儀器鑒定,屍體的確存在活著的跡象,但是冰涼的屍體,怎麼可能是活著的?”黃文斌瞪大瞭眼睛說,“最後屍體運到我們醫院來由我和幾個老醫生一起做解剖,這下事情才更怪瞭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怎麼瞭?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屍體的內臟不翼而飛瞭!”黃文斌湊近之後,壓低嗓門對我說,“我們把屍體剖開一看,裡面是空的。”